天倫活性炭210615
黃金廣告位
荒漠變綠洲 窮鄉變富地
水工業網2019-09-27 10:21:09 新華網
水工業網】

  初秋時節,雅魯藏布江兩岸,一片片楊樹林、柳樹林鋪就的綠色江岸蔚為壯觀。時光倒流至40年前,這里卻是有名的風沙之鄉:“舉目遠望一片沙,大風一起不見家。”

  上世紀80年代,飽受風沙侵害的雅魯藏布江山南段開始建設雅江防護林,40年造林4500多萬株,形成一道長160多公里、平均寬1.8公里的“綠色長城”,在高原不斷書寫造林治沙的奇跡。

  “造林禁區”變身“綠色長城”

  雅魯藏布江奔騰不息,流至山南境內后,河谷變寬,水流變緩。冬春季節,河道沙灘裸露,大風刮起,黃沙漫天。

  位于山南市扎囊縣的桑耶寺,是西藏第一座佛法僧俱全的寺廟。山南當地有諺語說:“桑耶寺院何處建,桑耶建在沙灘上”“桑耶寺廟不需要門,踩著沙子就進去了”。

  “過去風沙特別大,每天從院子里掃出來的沙子能裝兩麻袋。”山南市乃東區金魯居委會村民達瓦堅參說。

  “我們村子以前被稱為‘沙子村’。因為風沙大,地里沒法種糧食,只能靠做皮具賣了換糧食。”貢嘎縣森布日村村民達瓦說。

  山南市林業和草原局副局長尼瑪次仁介紹,風沙曾給當地生產生活造成很大影響,拉薩至山南的公路經常被流沙阻斷,車輛陷入沙地無法行駛;拉薩貢嘎機場每年大約2個月受到風沙侵擾,航班無法正點安全起降。

  窮則思變。上世紀80年代,山南開始建設雅江防護林。建設初期,有人認為雅江河灘是“造林禁區”:冬春干旱,夏秋洪澇。種下的樹,不是曬干枯死,就是被大水淹沒沖走。

  但困難并沒有讓山南人退縮。經過40年不懈努力,雅江兩岸已是樹木成林、綠洲萬頃,造林面積達45萬畝,并首創我國林業水利工程史上的“丁字壩”,嘗試“大苗深栽”等辦法……雅江造林人向“造林禁區”發起了挑戰,探索積累了大量在高寒干旱地區造林治沙的科技成果,雅江防護林營林技術研究課題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。

  “林進沙退”造就“金山銀山”

  隨著造林治沙工作推進,雅江兩岸由“沙進人退”變為“林進沙退”。造林治沙不斷釋放出良好的生態效益、經濟效益、社會效益。

  山南市林業和草原局黨組書記劉敬峰介紹,如今,雅江兩岸的生態環境、人居環境和氣候條件明顯改善,沿岸水土流失得到遏制,大面積的流動或半流動沙丘變成了綠洲,沿江一線數萬畝農田、草場及交通水利設施得到有效保護,過去沙害嚴重地區的糧食產量增加了近一倍。拉薩貢嘎機場每年受災害性風沙影響天數降至10天左右;101省道多年未發生因沙堵路現象。

  “雅江造林不僅減少了風沙,還為群眾造就了一座‘金山銀山’。”劉敬峰說,雅江造林帶動了山南市種苗等產業發展,全市苗圃數量達58個,培養出一批有經驗、懂技術、重實踐的農牧民治沙隊伍,林地經營和管理進一步帶動了農牧民脫貧致富,造林就是“造福”的觀念深入人心。

  據統計,山南市目前有3.2萬余名群眾直接參與公益林管護,林業項目每年為群眾增收9000余萬元,真正實現了“地添綠、人增收”。

  記者在桑日縣絨鄉程巴村旭日千畝優良苗木果園基地看到,這里蘋果、桃子等長勢喜人,苗木蒼翠,幾名工人正在修剪樹枝。

  “這里原來是一片荒坡,我們投資1000多萬元改造開發,目前已種植40多個樹種,不僅綠了荒山,還富了百姓。”基地負責人旺堆多吉介紹,去年以來,基地已發放工人工資800多萬元,帶動17戶、64人脫貧。

  “高原林海”唱響“生命贊歌”

  高原治沙不易,高原種樹更不易。

  雅江造林治沙40年的偉大實踐,離不開一代代造林人的奉獻和犧牲。

  “春天種樹早上特別冷。手裂開了口子,就把羊油灌入傷口內,把羊糞灰灑在傷口上,再用羊毛纏住傷口。”扎囊縣桑耶鎮松卡居委會83歲的多吉占堆回憶說。

  1997年春天,貢嘎縣崗堆鎮崗堆村村民乘坐牛皮筏到雅江北岸種樹。因為湖面突然起風,牛皮筏翻入江中,十多名村民獻出了寶貴的生命。

  40年來,山南林業人鑄就的“不怕困難、苦干實干”的雅江造林精神,激勵鼓舞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雅江造林治沙大軍。

  2017年,山南市利用市場機制,引入億利集團、蒙草集團等科技公司進駐雅江兩岸,為防沙治沙注入了高科技基因。

  記者在雅江北岸的扎囊縣藏草萬畝植物種苗繁育基地看到,工作人員正在培育馴化優良草種。老家在內蒙古的張露,從四川師范大學園藝專業畢業后主動到這里工作。她說:“很高興能把自己所學專業用到雅江造林治沙事業。”

  西藏自治區林業草原局副局長索朗旺堆說,雅江造林人不忘初心、砥礪奮進、40年接力造林治沙的實踐,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,是深化綠色發展理念、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范例。

文章關鍵字:
在線客服

化工采購qq群
群號:606697269
黑彩的计划是不是真的